主页 > 会展 > 正文

【睡前阅读】人格障碍是一种怎样的疾病

时间:2018-01-05 21:09来源:新华社作者:新华社 点击: 次   
  今天所述言论的目的只是想告诉大家人格障碍是怎样的一种疾病,家庭教育是如何影响个人成长。无关这个女孩,无关这个家庭。
  故事,每天都在发生,你我身边,从来不缺乏可以一书的故事,只是,有些故事,如果没有发生该多好。
  2013年底,有一则新闻在全国范围、网络上铺开了,即重庆女童摔婴案。
  这起恶劣事件见诸网络的第一天,我凑巧在家休息,因此得以第一时间获悉。通过大量文字及视频的连篇报道,事情已经有了较为大概的定位与走向,在这里我就不再啰嗦,各位看客心中早已明了。
  其中的司法问题可能涉及民事赔偿、未成年人保护、监护人责任界定或是精神司法鉴定。当然,这不是我的专业,在此,我也就不胡说八道了。
  那么我究竟可以和大家聊些什么呢?还是说说故事中的主角,那个背着书包、梳着小辫的女童吧。我想,在所有人看见新闻的第一时间,脑海中大都会跳出先后两个问题,第一,这个女孩心智是否健全?第二,女孩的父母或者说女孩的家庭是怎样的?
  先来说第一个问题,女孩是否存在严重的心理或精神问题?这或许都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心理健康的标准本身就与其是否能符合社会接受的方式进行生活相关,那么这样的一种行为会在哪一种社会得到认可呢?答案不言而喻。除去心理疾病,那么精神疾病呢?
  人格障碍,是一种较为特殊的精神疾病,病患在成年后往往存在着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极富个人特征的生活模式,而这样的生活模式严重阻碍了其自身的发展、人际交往,甚至有可能危害他人或社会。但如果只是通过粗略的观察,却又很难发现其明显的精神异常,它很少出现幻觉或是妄想,明显不同于精神分裂症或是抑郁症,病患有着看似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工作,一切可以掩盖得很好,但是,正如这种生活模式是极富个人特征的,在某一个特定的点,他会表露无遗。
  人格障碍的诊断比较困难,门诊过程中可能碰到类似的病患,他们都已经成年,但现有的诊断标准要求,该疾病的诊断必须要有足够的依据可以表明患者在未成年十八岁之前就有类似的人格基础,而这样的资料通常很难掌握。
  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就是我对于这个女孩的第一印象。整个事件的过程使人毛骨悚然,背脊发凉。然而在短短几分钟时间内,女孩所表现出的却是与其年龄严重不符的冷静与冷漠,无论是与老人自若的对话还是之后假借下楼寻找实则破坏现场的举动,反应的迅速及手法的成熟,若不是有他人授意,那么女孩的人格可以说已经趋于稳定。成年之后,随着个人能力的发展,便有可能发展出严重危害他人或社会的行为。那些在群体暴力事件中容易受他人挑动的人大都往往具有这样的人格。
  当然,我们所说的未成年之前构成的人格障碍依据通常不会如此显现,往往只是一些很小的例子。例如,三四条金鱼被人用竹签头尾相连穿在了一起,竹签插在湖边的泥土上,如果是某一小孩的杰作,你会如何想?因此,我担心,今天发生的事已经不是过程,而是结果。
  下面,第二个问题,家庭,大家都很好奇。当我们每一个人离开母体后,家庭便成为了我们所有的环境总和,在这里,我们接受哺育,我们感受温暖,我们享受慈爱,当然,我们也无条件地接受了来自原生家庭的一切,好的,不太好的。
  令人遗憾的事情发生了,为人父母的反应往往可以折射出家庭教育的本质。辩解、谎言、回避,这种种冷漠或过激的反应说明了什么?如果一对年轻夫妇养育了一个孩子,从更换尿布、喂奶、玩耍,到以后长大开始教他识字、做事、做人,那么,属于你的孩子会做出怎样的事,你应该比谁都了解,也就是说,即使他做出了震惊世界的事也不应该吓住了你。
  我们回过来看这件事,女孩的父亲似乎说了很多理由和解释,他告诉了我们女孩可能存在一些性格问题,也向我们解释了婴儿是如何意外坠楼的,但是,没有愧疚,只有解释。面对似乎是百口莫辩的事实,为什么依旧如此?原因只有一个,女孩今天的所作所为,震惊了世人,但并没有使她的父亲发蒙,父亲所感受的不是害怕,只是这件事出大了,麻烦了。所以辩解、谎言、回避,父亲没有在为自己的孩子辩解,他只是在为自己辩护。只有他心中最为明了,事情出了,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他也就开始了难以控制的自辩。
  这是怎样的一对夫妻,塑造出了一个这样的女孩,我没有太多的心情去猜测他们的教养模式是如何如何,女孩今天的行为当然不见得是父母手把手教会的,但整个家庭的氛围,父母之间的交谈方式,对于女孩采取的态度,促成了今天的一切。
  啰里啰嗦说了这么多,我突然发现我的言论似乎对这个女孩、这个家庭很不公平,我以狭窄的视角为他们下了许多定论,我想,有必要解释一下。以上所有的言论目的只是想告诉大家人格障碍是怎样的一种疾病,家庭教育是如何影响个人成长,所以今天所说的,无关这个女孩,无关这个家庭。
  无论真相是怎样的,两个家庭中的孩子都已经走上了各自不同的人生道路,女孩一生将伴随着旁人鄙视甚至唾弃的目光,而男婴则会踏上漫长的康复道路。他们看不清前路会在哪里,去向何方?就像被这雾霾天气所笼罩的我们一样,迷茫而无措。
  花季,尚未盛开,却已凋零。
  (作者系精神科医生)
 
关于经济社关于经济大事记网站诚聘版权声明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广告服务友情链接纠错邮箱

Copyright © 2002-2019 科技 版权所有  


经济中国 版权所有 京ICP证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