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金融 > 正文

翟崑:中国与APEC的五次约会

时间:2018-01-05 22:12来源:新华社作者:新华社 点击: 次   
       11月5日,北京启动APEC周。从人到天,紧张热烈。
       看人,有关APEC周期间“帝都人民生活须知”的微信递增,先是“北京人APEC期间必须知道的10件事”,然后是“北京人APEC期间必须知道的15件事”。这两天,“北京人APEC期间必须知道的25件事”刷屏。北京电视台录制的APEC专题节目是这样开头的,“这次北京APEC安保级别与2008年奥运会相同”。看天,京津冀大力治霾,北京暂别“帝都咳”,出现“APEC蓝”的好天象,天光大晴,一碧万顷,意外之喜。
       北京APEC是今年中国两个主场多边外交的压轴之作。前一个是上海人民在5月见识过的上海“亚信峰会”。一个管亚太经济,一个管亚洲安全。一年之内,习主席借这两大平台,推出中国的亚太经济政策和亚洲安全政策。北京市怀柔雁栖湖的APEC会场上,将出现奥巴马和安倍,重要性更甚亚信。
       近年来,凡是中国最高领导人出席的重大外事活动,外交部一般都会主办“兰厅论坛”,释放信号。亚信峰会前,外交部主管俄罗斯中亚事务的程国平副部长发表演讲。10月29日,王毅部长亲自上阵,在兰厅发表题为“北京APEC:中国准备好了”的演讲。王毅在演讲中透出的信息是,中国期待亚太经济更加良性增长,期待APEC发挥更大作用,期待中国帮助APEC更具活力,以便共同为地区做出更大贡献。从他信心十足的演讲题目看,中国准备好了。
       中国红+APEC蓝。中国准备好了,可不是一时之需,而是25年的积累。期间,中国与APEC的五次约会,见证了中国与APEC关系的厚积薄发。
       第一个是25年之约——亚太新局。APEC早在冷战结束之前的1989年就建立了,迄今25年。1991年,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但是,有谁注意到中国于1991年也加入APEC呢。APEC是中国在冷战后参加的第一个地区经济合作组织。
       苏东瓦解与亚太整合,两种方向,两种方式,两种命运,几乎是同时开始的。至今,效果大异。前苏东地区的乱源负能量不断积聚,以乌克兰危机为一次阶段性的总爆发。而APEC见证了亚太地区走向和平繁荣,成为世界重心转移的方向:APEC推动了亚太地区经济整合,给予中国参与亚太经济的机会,并见证了中国在亚太的崛起。所以,北京APEC,具有感恩回报的意味。
       第二个是20年之约——多多益善。1994年APEC非正式领导人会议在印尼提出“茂物目标”,旨在到2020年实现本地区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但20年来,这一进程及其艰难,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达国家,均难达标,APEC被“清谈馆”的帽子扣的实实在在。与此同时,在亚太地区内,各种双边、次地区和地区贸易系协定井喷式发展,林林总总有56个。
       面对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的的碎片化趋势,西方经济学家说是“意大利面碗效应”,亚洲人则说是“亚洲面条碗”。无论是“意面”还是“汤面”,都是繁复啰嗦,纠结不清之意。
       期间,中国一方面认真履行茂物目标,积极发展同APEC成员的双边经贸关系,与亚太经济体的依存度直线上升,APEC多边外交也有声有色。另一方面,中国适应并推动了东亚地区自贸协定大发展的趋势,与东亚国家一起抗击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开辟了东亚地区经济合作的新阵地,先后与东盟及一些国家洽签自贸协定。大体上,中国形成了国家主席出席APEC,政府总理出席东亚领导人会议的惯例,平行进展。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中国更是充分利用APEC和东亚合作平台,抱团抵御国际金融危机,力行地区内各种层次和形式的互联互通,成为本地区的第二大经济体。
       第三个是13年之约——携手亚太。2001年,中国在上海第一次主办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江泽民主席邀请亚太大家庭,探讨将亚太带入一个什么样的21世纪。一位见证了这段历史的学界前辈回忆说,红地毯铺的特别长,领导人们要走挺长一段路,才能与江主席汇合。13年后,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版11月3日文章,也用“北京为APEC铺开奢华‘红毯’”的标题。
       历史就是巧合。
       2001年911爆发后,中国担心小布什总统是否还能如约参会,如果来的话,是否把反恐合作议题带入APEC,从而改变APEC的发展方向。最后,小布什终于带着反恐议题到达上海,与中国一道推进了国际反恐合作。今年APEC准备期间,中国也曾担心,奥巴马内有中期选举吃紧,外有伊斯兰国发恐,能否如约。目前来看,奥巴马不仅要来,而且会谈新一轮的国际反恐合作。这一轮巧合说明,只要中美联手,就能引导APEC发展方向,甚至是亚太发展方向,应是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应有之义
       第四个是10年之约——以合息争。2004年,加拿大首先提出亚太自贸区倡议。2006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在APEC上提出建立亚太自贸区(FTAAP)构想。应该说,该构想是受东亚合作的刺激而产生的。那时,东亚合作的风头明显超越APEC。但是,中国和日本在东亚合作框架内竞争激烈。中国积极推动10+3自贸区协定,日本则试图主导10+6自贸区协定,被外界演绎为“中日争夺东亚合作主导权”。然而,无论是10+3,还是10+6,都不包括美国。小布什担心东亚合作将会把太平洋变成美国与东亚之间的鸿沟。他遂效仿克林顿,再度扛起APEC自由贸易的大旗,推出FTAAP。小布什试图以覆盖面更大的亚太自贸区来结束东亚与亚太之争。但是,亚太自贸区太大、太难,和者寥寥,搁浅。之后,亚太地区进入各种地区性贸易协定竞争最激烈的时期。
       奥巴马吸取小布什大而无当的教训,实施从小变大的策略,改造TPP,横空出世,越长越大,直接打乱东亚合作态势。东盟担心东亚合作被TPP瓦解,遂推出RCEP予以回击。TPP和RCEP的目标都是在今明两年达成关键协定。竞争激烈,谁当亚太和事佬?此时,笃信“太平洋足够宽”的中国,打出“合为贵”旗号,接续美国前议,再推广域、开放、包容的亚太自贸区,以正本清源来时路,不管成不成,却是大国所为。
       第五个是1年之约——重诺履信。去年底,习主席赴印尼巴厘岛第一次参加APEC,提出亚太互联互通、创新增长,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AIIB)等倡议。如今,习主席变客为主,再度聚合APEC大家庭。一年间,中国提出有利于APEC和地区发展的50多项倡议,占所有成员之所有倡议的一半以上。比如,中国准备抛出推进亚太自贸区(FTAAP)、亚太地区互联互通、亚太国家创新增长等等大倡议。
       一位筹备APEC谈判的中国高级外交官透露,过去外国人只知道中国接待工作一流,但没想到中国借主场之机,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如此积极迅猛,确实震到了其他成员。但是,中国发挥地区责任并不简单,也不容易。北京APEC之前,中美在亚投行问题上较劲。最近,《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担心亚太自贸区影响TPP谈判进程,正在联络亚太盟友,准备在APEC上狙击北京。
       这位高级外交官很疑惑,他说,你不发挥作用吧,别人就老是催着赶着要你发挥作用。而你要发挥作用了吧,别人的各种猜疑、限制、牵制也就来了。其实想想美国,不也是一个“难”字吗?在国际关系中,似乎总是起制约作用的负反馈作用更明显。经过这次大胆的约会,估计中国学习和发挥大国作用的心态可能会更加成熟:一是坚定亚太经济一体化这个远大理想,“迎难而上”;二是面对种种主客观的限制和困难,折冲樽俎,谈判协商,进行创造性地妥协,“见难而商”;在达成共识后,具体务实可持续地一样样推进,“克难而动”。
       中国与APEC的五次约会,见证了APEC25年的发展。可以说,APEC是应运亚太形势巨变而生的“亚太之子”,是冷战后亚太地区各种经济合作组织和机制的“老大哥”。作为老大哥,APEC具有包容、平等,持重的品格,有时还要忍辱负重、顾全大局。中国借助APEC发展,通过APEC贡献地区,形成了相伴相生,共同优化亚太地区秩序的铁哥们,好伙伴的关系。这一关系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下海——试水——弄潮。当初,中国决心下亚太经济之海,全球经济之海。在国内摸着石头过河,在亚太经济中学习赶海。既跃跃欲试,又战战兢兢。到现在,“弄潮儿向潮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
       
关于经济社关于经济大事记网站诚聘版权声明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广告服务友情链接纠错邮箱

Copyright © 2002-2019 科技 版权所有  


经济中国 版权所有 京ICP证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