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题 > 正文

乔治·奥威尔坐牢只为体验生活,也是蛮拼的

时间:2018-01-06 14:22来源:新华社作者:新华社 点击: 次   

英国记者、小说家、散文家和评论家乔治·奥威尔
       乔治·奥威尔在1933年出版的《巴黎伦敦落魄记》,将他在巴黎伦敦的穷苦生活写入其中。但经常有人质疑,奥威尔“是否真的体验过这样的穷困潦倒”,《巴黎伦敦落魄记》写的屌丝生活是真实还是虚构?
        现在,一位学者发现了一份法庭记录有力地证实,奥威尔为写作进行过各种生活体验包括坐牢。记录表示,奥威尔当时假扮成一个叫爱德华·伯顿(Edward Burton)的搬鱼工,曾以“酗酒罪”在伦敦东区遭到逮捕。
       奥威尔有一篇1932年写的文章《Clink》,这篇文章描绘了奥威尔在1931年12月的一段入狱经历。在奥威尔喝了“4或是5品脱”的酒和差不多一瓶的威士忌后,他如愿度过了丰富多彩的48小时拘留时间。奥威尔的传记作者戈登·波克(Gordon Bowker)说奥威尔当时的意图就是为了被逮捕,“他为了尝一下监狱的滋味,也为了让自己更加接近流浪汉和三流的恶棍,并融入他们的世界。”
       在奥威尔死后发表的一篇文章里有这样一段描述,“当填写案件记录的时候,我编造了一个故事:我说自己的名字是爱德华·伯顿,父母在布莱斯堡开了家蛋糕店,我也曾在那儿的一家服装店做过店员。后来因为醉酒我被解雇了,我的父母也因为非常讨厌我酗酒的嗜好,所以驱逐了我。我补充说现在我一直在伦敦比林斯盖特海鲜市场做搬运工。但礼拜六的时候,我意想不到地得了六先令,于是就去纵酒取乐。”
        日前,伦敦大学学院的Luke Seaber博士在伦敦城市档案中发现了一份法庭记录。他认为,这些档案文件提供的“明确证据或多或少地证实了奥威尔确实有过‘穷困潦倒’的生活体验。”
乔治·奥威尔所著的《巴黎伦敦落魄记》
        据Seaber所言,奥威尔的文学真实性一直处于被质疑的地步,因为他的这两部作品《行刑》和《猎象》被“反复地质疑和调查”其真实性。 “我们有奥威尔曾经给Brenda Salkeld的笔记复印件,这能证明《巴黎伦敦落魄记》中的一部分是虚构而不是自传。我们也知道在这部作品中有各种各样半真半假的内容。”但Seaber认为,奥威尔诠释故事的方式是 “诚实的”,“将自己表现为‘平铺直叙的讲话者’来叙述生活体验”,这使他作品中的真实性成为“核心问题”。
        Luke Seaber发现的这份法庭记录同样证实了奥威尔作品中的其它一些细节,特别是关于那些和他在牢房中一起等待的其他犯人的描述。Seaber在他的文章中这样写道,奥威尔关于“丑陋的比利时青年因使用手推车妨碍交通而被控告”的描述与“彼埃尔·苏斯曼,20岁,因双轮手推车阻碍修迪奇高街交通而承认有罪”是一致的。另外还有一个犯人,尽管奥威尔和他的狱友们对他的犯罪感到遗憾,因为奥威尔在作品中这样描述,“我们听说,她可能从不愉快的经历中恢复过来,而那个强奸的男子”却很有可能是法庭记录中的“约瑟夫·威廉·麦高文,一个20岁的法国抛光工”。但他的罪名不是刑事伤人或是谋杀未遂,而是谋杀了佛罗伦萨一个叫Emily Gamman的人。
       据Seaber所说,新发现的文件证实,奥威尔在写关于牢狱经历时,基本上尽可能地接近100%的准确。几个小错误看上去很诚实,毕竟人们在牢房中,完全有可能听到一些不准确的事。
       波克将Seaber的发现称为一个“有趣的发现”,但他说这并没有让他大吃一惊。“奥威尔的文学作品是如此生动,以至于常常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问问他所描写的事情到底是真实发生的还是杜撰的。但是一次又一次,我发现当对他的描述有所怀疑时,就会有其他的证据去证明那些描述是真实的,或者是提供了明确的支持。”
        波克说,关于人们对奥威尔从来没有在缅甸射猎过一头大象的怀疑,但当伯纳德·克里克(Bernard Crick,奥威尔传记作者) 发现一位目击者证实了这个故事后,质疑就消除了。波克也发现奥威尔关于在巴塞罗那被间谍包围的事情,表面上看似是想象的,但实际上是有根据的。克格勃记录显示,至少有两个英国共产党特工被俄罗斯派来监视他,他们是作为他和他妻子的朋友这样的角色。
       波克说:“奥威尔并不是一位幻想家,而是将自己放在不同寻常情况下的,一位杰出而诚实的记者。”
关于经济社关于经济大事记网站诚聘版权声明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广告服务友情链接纠错邮箱

Copyright © 2002-2019 科技 版权所有  


经济中国 版权所有 京ICP证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